集邮随笔当前位置:首页 > 集邮随笔

邮票纸的故事

作者:陈文骐   来源:集邮   发布时间: 2013-1-15 16:08:14

        许多喜欢邮票的朋友并不了解邮票纸,其实邮票纸的学问很大,故事也很多。
        我刚从事邮票工作时,对邮票纸一无所知。因为完全不懂,所以也没关注过。谁知,刚到邮票印制局工作一个多月,千头万绪还不知道从哪里入手,邮票纸的事就找上门来。一天,北京邮票厂厂长(那时邮票印制局、北京邮票厂还未合并)拿着一封信找我说,这是北京某生产邮票纸的造纸厂的来信,要求大幅提高邮票纸的价格,声称如果一周内不同意,他们就停止生产邮票纸。我说,这不等于是最后通牒吗?不吃他这一套!厂长马上向我解释,能够生产和供应邮票纸的,目前全国只有3家,北京、济南、上海各一家,如果这家不生产,那就只剩两家了。听了这话,我也冷静下来,决定先了解一下情况再说。事后,我找北京市委一位曾在工业口工作的老朋友帮忙,通过他了解一下造纸厂的想法。老朋友告诉我,按照城市规划,那家造纸厂很快就要拆迁,也可能不再重建,不可能再生产邮票纸了。我即告知邮票厂,对那家造纸厂不予回复。就这样,3家邮票纸供应商就剩下两家。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和处理邮票纸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没过几天,邮票厂厂长带着上海华丽铜版纸厂的几位领导来看我。华丽厂厂长说,我们为你们生产邮票纸已经30多年了,希望今后继续保持合作,继续为你们提供优质的服务,也希望你今后多关照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邮票纸生产厂家的同志,由于还不了解具体情况,说不出什么具体意见,就说,我们会珍惜30多年的合作关系,只要你的产品质量好、价格低、有竞争力,我们不会忘记老朋友,我们也同样希望能更好地合作下去。这样的回答像是说“官话”,但我的基本想法也表达清楚了,何况,那也只是一次礼节性的拜访,人家并没想与我深入探讨什么问题,而我也没能力讨论更具体的问题,只能这么说。这两件事是我与邮票纸的最初接触。当时刚刚组建的印制局诸事繁多,邮票纸的事并没引起我太多的注意。此后不久,邮票厂发生的一件事,使我对邮票纸的问题开始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   有一天,北京邮票厂向我报告,由于纸的质量出现很大的问题,一套急于印制的邮票难以印完,恐怕会影响按预定的时间发行。我一听,头都大了,赶快到车间去了解情况。在胶印车间,一台海德堡印刷机正停在那里,车间主任和领机指着印刷机上刚印出的邮票说,这纸掉粉子掉得很厉害,印上去的图案都花了,能合格的邮票很少,肯定不能按时完成任务。周围一双双眼睛都盯着我,让我拿主意。我懂什么?我哪有主意?只好把厂、供应科、生产科、技术科和车间的领导找到一块,开会研究对策。经过几个小时的讨论,大家找到了临时解决问题的办法,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,我也学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知识,他们都说,单从印刷环节来看,在影响邮票质量的各种因素中,邮票纸的质量占百分之六十。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,也是当时不能完全理解的。但不管怎样,这种说法在我脑海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这以后,通过与相关人员的多次沟通,我了解了邮票纸生产、采购、再加工和应用等各方面的情况,经过反复思考,逐渐形成了这样一个认识:为了提高邮票的印刷质量,必须下功夫提高邮票纸的质量。如何提高呢?我想到邮政通信生产中的一句口号:“上一环节为下一环节服务,下一环节为上一环节把关。”可以说,这是从多年邮政生产的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企业文化,对于我们也适用。我认为,要想提高邮票纸的质量,必须从造纸厂抓起。自此,邮票纸的问题成为我工作中的一个重点。
      那时候,普通邮票纸由济南大易造纸公司生产,纪特邮票纸由上海华丽铜版纸厂生产。从生产上反映出的情况看,普通邮票纸的质量虽然也有待提高,但还过得去,让人着急的是纪特邮票纸的质量总出问题,而这正是我们用量最大、要求最高的纸啊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在反复商量后得出一个共识:不能仅靠一家生产厂商供应纪特邮票纸,应至少再找一家,形成竞争态势,在竞争中提高邮票纸的质量。而那时,整个国家处于从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型阶段,许多领域还留有计划经济的一些做法。邮票纸一律以进口全木浆为原料,必须由轻工业部批指标,所以,生产厂家的确定并不完全是竞争出来的,更不是招标选中的。但在指定的厂家中,却有质量上的竞争,因此,想找一家供应纪特邮票纸的生产厂家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几年以后,我才逐渐明白,邮票纸技术含量高、品种多、批量小。大厂技术能力强,但一个品种几十吨、几百吨,对于年产几万吨或几十万吨的大厂来说,生产不好安排,人家不愿干;小厂技术能力低,高技术含量的产品又搞不出来,也无法生产。找新厂的任务交给了供应处,俞汉明处长带人做了大量调研工作,最后提出,上海江南造纸厂比较合适。他们选中江南厂的理由是,该厂已有70年历史,经验丰富,管理严格;该厂技术能力较强,经施乐公司几十次严格考核,已被批准生产著名品牌“施乐”复印纸;该厂在20世纪80年代从国外引进了超级轧光机、涂布机,设备比较先进,其生产的铜版纸属国家A级产品,是国内质量最好的铜版纸之一,而铜版纸正是生产邮票纸的原纸;该厂规模适中,有生产邮票纸的积极性。供应处还提出,希望我和他们一起去上海考察,我同意了。
 
        1995年春天,我和俞汉明等一行人奔赴上海。这是我第一次去邮票纸的生产厂家。为了照顾老朋友,我们先到上海华丽铜版纸厂拜访。华丽厂是有60年历史的老厂,新上任的郑西林厂长非常热情地陪同我们参观。说实话,这次参观大大出乎我的意料:70年代时,我曾在一家报社工作过两年,到北京的很多工厂去采访过。北京的工厂大多是解放后建的,一般面积都比较大,厂房较新而又整齐,很有点现代工业的味道。我怎么也想不到,为我们生产了几十年邮票纸的华丽厂,竟然是那么小,那么拥挤,又分成几部分,分散在闹市区的几条街上,每部分都显得比较杂乱,不像个现代企业的样子。我提醒自己,不能以貌取人,别看上海一些厂的条件差,但产品质量却是相当好的。我家里用的牙膏、香皂、手表、皮鞋,都是上海产品,对上海制造的轻工产品很崇拜。我在华丽厂参观了一圈,因是外行,看不出门道,只是留下了邮票纸生产过程的大体印象。晚上,郑厂长到房间找我,希望与我单独谈谈。他刚刚上任,困难很多,但有信心有决心把工作搞好,把邮票纸的质量提上去。他知道我们还要去考察江南造纸厂,心中充满了危机感。郑厂长一再说,希望我能照顾老关系,支持华丽厂的工作。我真的为这位新厂长的一席话所感动,我说:没问题,吃水不忘挖井人,我们考察江南厂不是想甩掉华丽厂,我们只为提高邮票纸的质量,谁的质量好,我们用谁的,你只要把质量搞上去,我们会继续用你的纸。如果两家质量相同,我们会优先考虑你们。说到这儿,一丝担忧之情涌上我的心头,随即脱口而出:我相信你的决心,但我觉得你很难呀。我接着说,我是外行,看不出技术上的问题,但我看到你们的生产现场,工人们嘴里叼着烟卷干活,这可是造纸,是易燃物的生产现场,说明你们的基础管理差距很大……第一次登门拜访,就说了这样不客气的话,是因为我对那个生产现场的印象太深了。我也是吸烟的人,但对于在生产现场吸烟的那些职工,没有丝毫同情之心。我认为,连这个问题都管不住,要提高邮票纸的质量谈何容易!
        此后,我们参观了上海江南造纸厂。江南厂也是有70年历史的老厂,紧挨着苏州河的厂区规模也不大,但第一眼望去,就让人觉得整洁、有序。迎面的高架上是该厂的企业精神:“先一步,高一格。”只有这简练的6个字。我照例是在袁树模、姜海斌两位厂长的陪同下,到各车间转了一圈,仍然是看不出什么门道,但车间的整洁、管理的严格,还是在我心中留下了与华丽厂完全不同的印象。在参观后的座谈中,厂长介绍了江南厂的情况,表达了准备生产邮票纸的愿望。这时候,有一个很好的机会降临到江南厂头上:邮票印制局已与联合国邮政署签订协议,为联合国邮政署印制世界妇女大会的纪念邮票。他们对邮票纸的质量要求很高,我们曾委托济南大易造纸公司试制了两次,但经检验都未成功。能否让江南厂试一试?这应该是有风险的,但考虑到华丽厂目前的状况以及时间上的紧迫,我们商量了一下,决定放开胆子,冒一下这个风险。我们把这个意见提出来,说你们若能把联合国邮票的用纸试制成功,我们就会用你们的纸。江南厂领导的态度很坚决:我们一定要试制,一定会成功。于是,我们同意江南厂按照联合国邮票纸产品的技术和质量要求,先试制一批,经检验、试用后,再最终决定是否用江南厂的纸。


     不久,江南厂试制的联合国邮票纸运抵北京。经印制局技术、生产部门的检测和试印,各项技术指标都达到了联合国邮政署的标准,质量也不错。应该说,江南厂这第一仗打得很漂亮。我们别无选择,经生产、技术、供应部门多次讨论,领导班子决定,在继续督促华丽厂提高产品质量的同时,开始订购一部分江南厂生产的纪特邮票纸。第一批就是为联合国邮政署印邮票的纸。自此,继华丽铜版纸厂之后,江南造纸厂也成为了纪特邮票纸的供应商,上海有了两个纪特邮票纸的生产厂家,再加上济南的山东大易造纸公司生产的普通邮票纸,我们又恢复成有3家邮票纸的供应商,整个邮票纸的供应进入了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。
然而,3家厂生产的邮票纸质量始终都不稳定,大大小小的问题层出不穷,严重影响着我们邮票印制质量的提高,很让人头疼。怎么办?我提议组织召开一次邮票纸质量研讨会,共同研究如何提高邮票纸的质量。我的提议得到了局内各有关部门的赞同,3个生产厂家也都认为很有必要。山东大易造纸公司和上海江南造纸厂,都提出要承办这次会议。我们考虑江南厂是新加入的供应商,如由江南厂办,怕伤了华丽厂的自尊,而据我们了解,如果由华丽厂承办,他们又有一定的困难。经反复考虑,最后决定由大易造纸公司承办。
这是自邮票厂建厂以来,第一次组织邮票纸生产厂家开会,也是第一次为研究邮票纸的质量而开会,我们决心把这次会议开好。会议的筹备工作由局办公室和供应处负责,他们召集生产、技术等相关部门的同志多次开会研究,列出了要研讨的专题,以及目前我国邮票纸质量上存在的主要问题,以供会议研讨。他们还提出,为了开好会,是否可以请几位造纸专家和印刷专家出席会议。我同意了,并说,最好能请轻工业部造纸协调司的领导出席会议,以引起大家的重视。供应处的同志面有难色,说,咱们这么个会,人家能参加吗?我说,你们约好时间,我亲自登门邀请,咱们把提高邮票纸质量的重要性讲清楚,人家可能会参加;即使不参加,这件事也会引起造纸司领导的重视。
       没过几天,我和俞汉明按照约定时间,来到轻工业部造纸协调司,李友源司长热情地接待了我们。我们介绍了邮票的生产情况,邮票纸质量上存在的问题,这次会议的筹备情况等,并且特别强调,邮票是国家的名片,邮票印制水平的高低关系国家声誉;而邮票纸质量的好坏,又直接影响邮票的印制水平。李司长是个豪爽的人,他耐心地听我们讲完后,半开玩笑地说,你们邮政部门怎么把手伸到我们造纸行业来啦?我说,我把邮票纸的生产当作我们邮票生产的第一道工序,我抓邮票质量,不抓第一道工序怎么行呢?他说,你这样说,倒是符合全面质量管理的理论,好,我支持你们!李司长答应了。
        第一次邮票纸质量研讨会,于1995年9月在山东省烟台市的养马岛召开。李友源司长,轻工业部造纸研究所、天津纸张质量检测中心的几位专家,3个邮票纸生产厂家的领导及生产、技术部门的领导、专家,邮票印制局和河南省邮电印刷厂、沈阳邮电印刷厂的领导及生产、技术部门的负责人等几十人,出席了这次会议。在会上,大家围绕邮票纸存在的质量问题,进行了认真的交流和研究,探讨了提高纸张质量应采取的措施。大家认为,邮票纸的生产者和使用者直接面对面地交流,效果很好,既对存在的问题取得了共识,又相互了解了对方的生产特点、技术状况和工作上的困难,取得了相互谅解。特别是造纸厂方面的代表,认为通过这次会议,更加认识到了邮票不同于其他印刷产品的特殊地位,以及邮票纸质量的重要性。他们纷纷表示,回去后一定下大功夫抓质量,努力生产出更好的邮票纸,支持邮票印制企业印出世界一流水平的邮票,为国争光。与会同志一致认为,召开这样的会非常必要,对邮票纸的生产方和使用方都有好处,因此商定,每年至少召开一次这样的会。